乐仑彩票

                                                                      来源:乐仑彩票
                                                                      发稿时间:2020-05-25 10:19:01

                                                                      达顿称自己的质疑是为了反对外国干涉、捍卫澳大利亚价值观,但《澳大利亚人报》认为,这是联邦政府对于几天前维州财政部长帕拉斯严厉批评本国对华政策的反击。帕拉斯19日说,“对任何单一国家进行诽谤的想法都是危险的、有破坏性的,并且在许多方面可能是不负责任的。他们不需要对一个遭遇了痛苦并且需要恢复自己经济的国家进行侮辱。”这样的定性和措辞,在批评联邦政府的人士中十分罕见。20日,维州运输基础设施部长阿兰在澳议会账目和预算委员会听证会上,一再被问及维州政府是否会通过“一带一路”协议向中国寻求245亿澳元的资金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阿兰称这和听证会内容不相关,因此拒绝回答,但反对党则认为其中有猫腻,达顿也趁机下场反击。

                                                                      美国政府通过这份文件重申了两大战略目标,一是提高与各组织机构、盟友和合作伙伴之间关系的弹性,二是“迫使中国停止或减少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为此,美方从问题挑战、应对策略和贯彻落实三方面作出了阐述。

                                                                      而在“对华战略方针”的最后一部分,文件将近一半的篇幅都在描述美国政府是如何贯彻落实具体战略方针的,看起来更像是美方一则用于自我欣赏的“炫耀贴”。

                                                                      在这份“对华战略方针”,美方一开始的态度还比较温和,表示愿意和中国竞争,但在竞争的同时,也欢迎在利益共同点上合作,竞争不必非要导致冲突和对抗。他们还声称,“我们不谋求遏制中国的发展,希望与中国公平竞争”。

                                                                      美方认为,过去与中国的接触以及将其纳入国际组织和全球贸易体系等政策证明,这都是错误的。“我们的竞争对手一直在利用宣传和其他手段诋毁‘民主’,提出‘反西方观点’,散布虚假信息,使我们和盟友以及合作伙伴之间产生分歧”。

                                                                      针对以上的种种,美国政府开始煞有其事地提出各种解决办法,首先就是“反思过去20多年的政策”。

                                                                      首先是经济挑战,美国认为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同意接受该组织的“开放市场化原则”,然而经济改革做得并不彻底。相反,已经是“成熟经济体”的中国在与世贸组织等国际组织打交道时,依然被认为是“发展中国家”。此前,特朗普就已多次表示,中国依靠“发展中国家”的头衔得到了许多美国所得不到的好处。

                                                                      如今看来,中国已成为美国政府眼中的“心头大患”。除了企图将近期的疫情责任一股脑“甩锅”给中国之外,白宫也开始越发担心美国将在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中落得下风。为此,美国政府频频出招,阴谋使尽。

                                                                      洪秀柱(图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美方直指中方,在多个“战场”对其发起挑战